无极娱乐手机端

没有听说过刘真这么一个人还是刘和那里都是

    既然是来到这么一个小村子生活,一共也没有几户人家,李林这样满身是伤的可是很扎眼的,所以刘真也就编了一个谎话,就说李林乃是猎户,在打猎的途中遭遇了大黑熊,所以伤的这么严重,这些商量的村民也就习以为真,都十分照顾这一对小夫妻,乡下人都喜欢打听,他们不喜欢八卦,只不过是是娱乐的搬运工,看着这两个人一男一女,年岁都应该不大,再一看那双手,怎么看也不是干活的人的手,这样以来村子里面就说什么的都有,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一男一女说不定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是私奔出来的,说不定这男人身上的伤就是因为勾搭人家家姑娘给打的,小村子嘛,村民当然都没有文化,说啥的都有。
 
    不过商量的百姓还是十分体贴李林和刘真这一对假夫妻,经常给送来东西,二人在这个村子里面没有地,男人还有伤,家里都要靠刘真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所以也有一部分是可怜的成分,特别是这个王婶,其实也没没有比李林大太多,但是李林堂堂辽侯,保养的好,年岁依旧是跟20多岁的小伙子一般,王叔王婶没有二女,在这旁边住着,有时候也就像体贴二女一般体贴两个人。
 
    王婶看到刘真拒绝了自己送来的礼物,很是埋怨的说道:“你跟你王叔王婶还客气啥的,快拿着,好好给你男人补补身子,诶……你是不知道,这男人身子的要紧,你王叔就是…………”说着,王婶还看了一眼坐在门槛上的李林,随即趴在刘真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
 
    “王婶……”王婶的话一说,刘真立即脸色通红的说了一句,王婶一晃刘真的玉手,将系着山鸡的绳子放在了刘真的手里,还劝解道:“你不想生个娃娃当娘啊!听婶子的,婶子是过来人!知道吗?”
 
    刘真被王婶的手晃的整个身子都之打晃,红着脸,咬着嘴唇点点头,王婶一看刘真的表情,一摆手道:“好了!记着一会给你男人把山鸡炖了,我家里还要是,走了啊!”
 
    “王婶慢走!”刘真腼腆的说道。
 
    “王婶在坐一会呗!”李林扯着脖子喊道。
 
    “不了!不了!”王婶一边走,一边摆手道。
 
    而王婶走后,刘真本来本事笑容的脸立即又惨淡了下来,这变脸比翻书还快,但是刘真的脸色依旧有些红晕,李林疑惑的看着刘真问道:“那个……真儿,王婶在你耳边说的啥啊?”其实看着王婶表情和后来嘀咕的那句话,李林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明知故问罢了。
 
    刘真冷漠的脸上红晕有显了出来,但是语气依旧是那个德行的说道:“相见粗鄙之人,还能说什么话!”随即看了看手里的山鸡,眉头轻轻一皱,估计是在想着怎么做呢。
 
    李林打趣的说道:“嘿!那你可说错了,其实很多事情的真理啊,还真就是这些乡野的村民看的最为清楚,不少人都是迷茫在其中,这些小民之神是胃癌看得更是清晰!说的话虽然是粗俗不堪,但是内中包含的道理可是不会错的!”
 
    刘真一看李林那淫荡的表情,虽然李林嘴里讲的到时没啥,但是加上的那一副表情,刘真当然明白李林已经猜出来那王婶到底说的是啥话,“呸!”啐了一口,刘真不再理睬李林,拿着山鸡走向了后院,估计是去杀鸡了。
 
    “嘿嘿!”看着刘真的样子,李林笑了出来,“日出东山坳嗷……林中尽飞鸟嗷……小桥水潺潺啊……坡上青青草……”拦着眼前的山村野景,李林也是不尽哼了起来,随即还嘀咕一句,道:“怎么没有羊啊……真是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李林的伤势好的很快,不知道是李林身体素质好,还是刘真的医术高明,刘真仔细的给李林拆解这身上的绷带,一圈……一圈,里面露出了李林已经被绷带捂的有些苍白的肌肤,有些地方也露出了狰狞的疤痕,不过对于李林来说,身上的疤痕已经不少了,也不差这么几条了,看着刘真熟练的动作,李林还是不禁问了出来,道:“那个……真儿,我就没明白,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怎么会这么多?”
 
    赵王刘和的亲妹妹,但是在李林知道了真相之前,无论是从刘虞的嘴里,还是刘和那里都是没有听说过刘真这么一个人,自己都要死了时候刘和才说出来,估计也不是没事闲的晃点自己,但是自打
    身上的医术更是厉害,自己这是什么伤,九死一生啊!但是算一算日子,这还不到俩月呢,自己竟然可以自由活动了,虽然说这中医博大精深,在现代的时候很多医术都已经失传了,但是李林自己可是见过在许昌专门给汉献帝治病的御医的,这刘真的医术,绝对不下于那御医的手段,这……这刘真给李林的根绝可不是接触的时间越长越是了解,而是越是来越神秘了…………
 
    刘真看了看李林,犹豫一下,李林已经问了很多遍了,可能刘真也是想要找到一个人倾诉一下,竟然开天辟地头一回,一边给李林解开绷带,一边缓缓的说道:“我娘的爹爹以前就是一个行医的,我娘跟着爹爹一起行走在各地行医,就这样我娘也学到了一身的医术,后来有一次,我娘跟着我爹去给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看病,没想到那个老爷竟然就看上了我娘,从此以后那个大户人家的老爷好似身子非常的弱,总是来找我娘的爹爹看病,其实我娘的爹爹都知道,那老爷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来看我娘的,知道有一天,那老爷有来了,我爹爹上山采药,只有我娘在家,没想到……没想到那个人他……”说道这里,刘真本来死寂一般的脸上竟然出现李林很少见的激动的表情。
 
 
版权所有:无极娱乐,无极娱乐平台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