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娱乐官网

到了河边的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起跳之事

 
    “啊!不好啦!救命啊!”
 
    “快跑啊!胡人来啦!快跑……”
 
    是夜,一声一声的惨叫声打破了村庄的安宁,在茅草屋内的李林和刘真被惊醒,二人飞速的坐了起来,刘真听到了惨叫的声音,直接从踏上窜了起来,并不是跑向门口,而是到了柜子旁边,伸手一掏柜子底下。
 
    “唰!”的一声,柜子底下竟然凭空冒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钢刀,利刃反射着月光照到了李林的脸上,李林一惊,下意识道:“我靠,你竟然还藏着这个!你这是防谁呢?”
 
    刘真瞪了一眼李林,道:“谁都防!”说着话,还抖了抖手里的钢刀,李林赶紧闭上了嘴。
 
    二人一同蹲在了窗根地下,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响动,李林一听就明白过来,面色大惊,立即道:“不好,可能是胡人来劫掠村子了,赶紧藏起来!”
 
    刘真当然也是听出来端疑,一点头,但是环视则会茅草屋内,怎么可能有躲藏的地方,李林当即说道:“快!从后院跑!道林子里面躲一躲!等到天亮胡人说不定就会走的!”
 
    “嗯!”刘真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二人立即拉开了门,冲了出去,转身就往后院跑,而就在此时,隔壁王叔王婶家的屋门也打开来,王叔王婶也是慌张的冲了出来,两口子衣衫不整,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往外跑,估计是刚刚激烈运动过,看到这一幕,李林立即大喊一声,道:“王叔,王婶!快!胡人来抢村子了!快往后面林子跑!”李林说话的感觉就好像鬼子进村了,赶紧撤退的架势。
 
    “诶!”王叔王婶估计都没听清李林的话,下意识的一答应,立即跟着李林和刘真往后跑,说是院子,其实都是用栅栏围起来的,都有一个小后门,连个家紧挨着,所以王叔和王婶跑出了后门,就跟李林好刘真二人回合了。
 
    王叔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小李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林含糊的说道:“胡人来抢劫了,估计是看着要秋收了,要是有人收割了粮食胡人正好过来抢走,坐享其成,每年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李林久居辽东,三面胡人,治理辽州那么多年,对胡人的动向当然是了如指掌,所以一听到有人尖叫着胡人二字,李林就立即猜到了胡人来的目的。
 
    “胡人!”王叔惊叹了一声,疑惑道:“不对啊!虽然以前也有其拿来劫掠的人,但是我们这里可是很少见到胡人啊,虽然听说胡人已经在长城南面站稳了脚跟,但是也不至于打到关中的腹地吧!”
 
    李林还真就不知道自己住了这么长时间的小村子到底属于哪个郡县的,不过应该还没出雍州,毕竟刘真带着满身是伤行动不便的自己,也不可能跑那么远,而刘和呢也定然会在自己投黄河的周围不下冲冲的障碍,杨家排查,所以自己这个地方距离长安估计也不会近,听王叔这么一说,也就知道自己在关中,但是这胡人为啥会杀过来,李林就不知道了。
 
    “嘿!先不管这个!”李林叹了一声,估计这些又是刘和那个孙子作的,关中如今乃是刘和的地盘,胡人能够杀到这里来,肯定就是刘和的问题,一看王婶,已经气息不接,李林赶紧放慢了速度,扶着王婶,刘真也是赶紧扶着另一边,李林伤还没好,自己跑都困难,更别说扶着王婶了,王叔当然知道,赶紧过去,对二人道:“你们俩赶紧扶着跑,小李伤还没好,我身体好,我扶着你们王婶!”
 
    王叔一直都是下地耕田,农闲的时候也是上山打猎,练就了一个好身体,四个人一个扶着一个,迅速的想一处密林跑去,到了林子之后,赶紧躲在大树的后面,不一会,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村庄燃起了熊熊大火,王叔王婶看着立即就哭了出来。
 
    “诶!六哥,老杨!你们逃出来没有啊!诶……这帮天杀的胡人!”王叔王婶激动的叫骂着胡人,刘真和李林看着眼前的火光默默不语,看了看一旁大骂王叔王婶,二人心中齐齐叹了一口气……
 
    不一会,就看到十几个骑兵策马转悠了出来,估计是在看还有没有活口,李林和刘真看到大惊,赶紧过去,一人一个捂住了还要破口大骂的王叔王婶,赶紧拉着老两口爬了下来,尽可能的压低身体,四个人现在明白了,可能他们一个村子只有他们四个人活了下来…………
 
 第四十二章 惨死的老两口
 
    四个人紧紧的贴在了地上,听着外面前来劫掠的胡人一阵的嘀咕着,过了好一阵在没了声音,刘真嘀咕了一句,道:“羌胡人!”
 
    “羌胡!”李林眉头紧皱,貌似是这个刘和跟羌胡合作了,羌胡还帮着他灭了马腾啊,但是这羌胡人怎么会跑到这里呢?
 
    又过了好一阵,没有了声音,四个人才缓慢的坐了起来,李林靠在了树上,不停的揉着后腰,刚才快速的奔跑,李林现在的腰又是剧痛无比。
 
    “有疼了?”刘真忽然关切的问道,李林咬着牙,点了点头。
 
    “呜呜呜…………”本来是很浪漫的场景,但是却是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四个人起身,王婶的哭泣声立即就传了过来,打破了沉静。
 
    “诶……这么多年的家,这么多年的乡亲们,竟然就这般的没了!”王叔也是一脸的悲伤,眼睛里面泛着泪花,靠在大树上,自言自语的低估道。
 
    李林默默的说道:“王叔王婶,也被悲伤了,起码咱们把命保下来了,有了命咱们才有希望啊,家会有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会有的…………”
 
    “呜呜呜…………”
 
    “…………”
 
    显然两个老农民是对李林所讲的大道理不怎么明白的,哭声和嘀咕声继续,李林咂咂嘴,只好说道:“好了,等到天一亮,我们再回去看一看,说不定乡亲们也跟咱们一般都躲起来了…………”说完,李林便假寐起来,虽然跟这村子里面的乡亲们很是有感情,但是李林已经看过了太多这样的离别,这样的屠杀,已经有些麻木了,就连自己,可以说也是死过两会的人了,自己虽然很是不忍心,但是说起来悲伤,那倒是没有…………
 
    刘真更是不会有多少的动容,靠在李林身边,也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已经入秋,天气已经转凉,特别还是在这林子当中,这是四个人都是胆子大的人,对着林子里面倒是不怎么惧怕,但是这树林当中的夜晚是很寒冷的,四个人又不敢随意出去,刘真也就缓缓的就依偎在李林的怀里,不知道是不由自主的,还是她就是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缓慢的过了一夜,王婶哭了大半宿,也是累了,逐渐的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已经没有公鸡的报晓来提醒人们新的一天的来临,阳光透过了树叶间的缝隙,四个人都逐渐的醒了过来,李林率先醒了过来,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刘真,淡淡一笑,爱惜的轻抚了一下刘真的脸颊,摸了摸刘真的云鬓,这睡着的美人,更是美上加美,李林轻声嘀咕了一句道:“真是个可爱的人儿…………”
 
    李林一动,刘真也是缓缓醒来,一看到一脸貌似是淫笑的李林正在紧盯着自己的脸看,刘真的身体明显一抖,但是零点几秒之后,刘真竟然回复了正常的状态,脸上依旧是冷冰冰的,依旧是依偎在了李林怀里,跟李林对视起来,这倒是吧李林给弄了一个不好意思,脸都红了起来,都有一点不敢刘真对视。
 
    “哼!”刘真不削的哼了一声,从李林的怀里起来,李林很是无语的看着刘真,好像是自己很是嘲笑一般,难道是对自己没有趁着你睡着干什么出格的事情而表示鄙视?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手可是一直紧紧握着钢刀的刀柄呢,我要是…………我哪敢啊…………
 
    李林委屈的撇撇嘴,再一回头,可是把李林搞得一惊,因为本来就在旁边的王叔王婶竟然不见了,李林立即道:“王叔王婶呢!”
 
    刘真理所当然的说道:“肯定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担心,回家去看了!”
 
    “走!”李林赶紧起身,这抱着美人睡了一夜就是有点成效啊,自己的腰都不那么疼了!
 
    二人赶紧跑回了已经诶烧成一片废墟的村庄,压根都没有会二人的那个破茅草屋,直接就去了王叔家,果然,正如刘真所料,王叔和王婶正在自己家已经被烧得焦黑的房子前面苦着呢,家里的牲畜更是不用说,都已经被抢走了,估计地利已经成熟就差收割的麦子也已经被抢了一空,可以说现在的他们已经一无所有,这……这谁不哭啊……也就这李林和刘真两个人对于这个没有什么所谓,因为他们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李林很想上前劝说一下,打不了跟这自己走,自己保他俩一声荣华富贵,刚要迈步,一旁的刘真拉住了李林,低声说道:“让他们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一些!”
 
    李林点点头,不再上前,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对家的性质十分的重视,家人,家中的资产,对故土的情节,看的可比什么都重要,可以说中国人是要钱不要命,但是这也是中国人思想文化的体现,没有了家,可能对于这乱世之中的人来说,就是没有了所有,那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去死,要么就是跟着被人造反,黄巾军就是这么起来的。
 
    过了好一阵,王婶有些禁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大悲之下,“嘎!”一下,抽过去了,幸好刘真就在旁边,赶紧跑了过去,掐人中,捋心口,几下的摆弄,王婶换了过来,王叔也是背痛的抱着王婶道:“诶呀……老婆子,你可是吓死我了,你说我们现在啥都没有了,你要是在走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啥意思啊!老婆子!”
 
    “诶……”王婶无力的哀叹了一声,眼泪已经流干,也就只能无力的叹息了。
 
    李林缓缓的走了过来,在二人面前道:“王叔,王婶,你们也被伤心了,这样吧,你们就跟我走吧,只要到了我家,我保证你们比现在强上一千,一万倍!”
 
    “啊?”王叔抱着虚弱的王婶愣愣的看了一眼李林,满脸的不相信,刘真也是赶紧帮腔说道:“王叔王婶,你们放心,他说的不是假话!”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王叔惊诧的看着李林和刘真,自大这小两口到了这个村子,就满是神秘,但是就在紧邻着他们的家的王叔王婶,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孩子都是实诚之人,所以才会一直的这么关心,加上膝下无儿无女,也是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儿子,儿媳妇,但是这二人的真正身份,这谁又会知道呢?
 
    李林淡淡一笑,给了王叔一个放心的眼神,道:“王叔王婶你们放心,我不会食言的,咱们收拾收拾,赶紧走吧!”
 
    “好!好!”王叔还能说什么现在的亲信,这里肯定是已经待不得了,而自己又没有什么亲人,眼前这两个孩子也不像是会害自己的人,再说,自己夫妻两个人,又有什么可图的,所以也是连连点头,随即赶紧低头去劝解怀里的王婶。
 
    两家人……就算是两家人吧,在村子里面收拾收拾,看还有什么可以用上的,收拾好了之后,又在王叔家的门口集合,村子里面已经被洗劫一空,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王婶已经被吓的不轻,王叔哪里还敢离开,所以也就是李林和刘真搜索了半天,找到一点还没有被烧焦的衣服,粮食是真的一点没有了,而王叔是个老道的猎手,在山林之中吃饭不是问题,武器就剩下刘真手里的一把钢刀…………
 
    一切准备的差不多了,李林点点头,微笑这对王叔王婶道:“好!王叔,王婶我们出发吧!”
 
    王叔劝解了半天王婶,王婶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听到了辽东话,王叔也是狠狠的一点头,道:“诶!出…………”
 
    “额!”王叔的话说了半截,忽然就停住了,李林一愣,立即看了过去,一看王叔竟然瞪大了眼睛,在那里一动不动,李林疑惑的叫了一声道:“王叔?”
 
    王婶距离王叔最近,也是疑惑的看着王叔,但是在往下一看,王婶只感觉天旋地转,用尽全身力气爆发出了一声哀嚎,道:“当家的!”说着,就想王叔的身上一拍。
 
    “砰!”王叔的身体直挺挺的到了下来,只看王叔的背后,直挺挺的差着一支雕翎箭,正中后心。
 
    “王叔!”李林大叫一声,王婶则是趴在王叔的尸体上就还是哀嚎,本来在收拾东西刘真,一听王婶的一声嚎叫也是立即意识到了不对,飞速的过来,一看王叔的样子,立即反应过来,道:“快躲起来,胡人还没走!”
 
    “王婶,快跑啊!”李林大叫了一声,但是王婶一个农村妇女,那知道别的,本来就是家园被毁,悲伤无比,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残酷的先是,刚刚有了一点盼头,自己的男人有被射死了,心里的堤坝已经瞬间坍塌,王婶已经听不见李林的叫声,忘我的在王叔的身旁哀嚎着。
 
    “啊!”一声尖叫,王婶的哀嚎声听了下来,只看王婶的喉咙上,插着一支箭矢,已经将王婶的脖子穿透…………
 
 第四十三章 胡人追来
 
    “王婶!”在李林的尖叫声中,脖子上插着一支雕翎箭的王婶,嘴巴嘎巴了几下,“砰!”的一声,躺在了已经死了的王叔怀中,这老两口子最后也是死在了一起,而且还是同一种死法。
 
    “啊!”李林怒吼一声,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刚才还好好的老两口,竟然就这么惨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自己本来可是要带给他们好的生活啊,他们对自己可是有恩的!但是现在说一切都是徒劳了。
 
    一旁拉着李林的刘真立即怒喝道:“快走,你想死吗?”说着,不变赶紧拉着李林,向箭矢射来的相反方向跑去。
 
    而就在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冒出来了七八个人,看着身上的服饰,还有的穿着兽皮呢,定然是胡人了不假了,手上拿着弓箭,有几个已经弯弓搭箭,蓄势待发,一个人狞笑着说道:“嘿嘿!我就知道,有两户人家没有,肯定是逃走了,早上肯定回来,我说的没错吧!”
 
    而一旁好似又一个头头模样的人,立即怒声骂道:“你这个蠢货,都说男丁要活的,你竟然又将人给我杀死了!蠢货!还不快去追那两个人!”
 
    “好!”狞笑的那个人老老实实的一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弓箭,飞跑这追了出去,而那个头头看着那人飞跑出去的背影,又是骂了一句,道:“蠢货就是蠢货!不知道骑马吗?”说着,招呼着其他几个人道:“快去牵马来!”
 
    “是!”几个胡人嚎叫着,从一见破旧的茅草屋里牵出来几匹马,这个茅草屋正是刚才李林和刘真没有上搜索的那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啊吼!汉人,别跑啦!快停下来吧,我让你不死!”胡人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大声的怪叫着,就这声音,谁听到了停下来了,李林和刘真的脚步再一次的加快了。
 
    “呼呼……”一边跑着,李林一边喘着粗气,自己毕竟伤势刚刚好,回头瞄了一下,心里一凛,道:“对方人太多了,七八个羌胡大汉,还是骑兵,你妈真不好对付,看来是想抓活的,不然凭着他们的箭法早就给咱们透心凉了!”
 
    胡人,乃是在马背上长大,就凭着刚才那个胡人的箭术就可以看出来是十分厉害的,骑射功夫更是一流,现在竟然还不射死自己这个活口,肯定是还想从自己嘴里知道一点别的,李林可是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挺住严酷的刑罚啊,起码美人计就可能过不去,想着,李林一边跑还一边看了看身边拉着自己的刘真,还有刘真手里的钢刀。
 
    “要是她一个人的话,凭着她的身后,躲过去应该不是问题!”李林心中嘀咕一声,但是现在她还要拉着自己这么打一个累赘,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应该死了的人了,被她救了一命,没有报答不说,现在还要拖累他,这么一个美人,落到了这些近似野人的胡人的手里,那可是一个什么样的面目啊,李林不敢想,以刘真的身份,足可以在刘和的赵王宫殿里面享受着锦衣玉食,可是现在呢?她却要一次一次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自己……自己凭什么拖累她呢,她救了自己,什么目的不说,但是这个情,自己还不还就不说了,现在还成了她的累赘,这样……玩玩不行,自己死过两会了,老天还不让我死,哼!老子还怕死个球的!
 
    一看,李林和刘真有跑到了昨夜躲藏的那一处密林,眼看着胡人就要追上来了,李林立即一指林子道:“快!进树林!”
 
    骑兵策马进了林子,马匹的速度起不来,优势就减弱了不少,李林和刘真立即冲进了林子,这个时候也就是上午十点左右,眼光还不是很充足,靠着树木的阻隔,李林带着刘真左跑右跑的变换着方向,尽量甩开胡人的追兵,看到一处茂密的树丛,李林一把将刘真推了进去,随即自己也跳了进去。
 
    “好啊!还敢跑进树林,看我不杀了你!”那个杀害了王叔王婶的胡人本来都是一路跑来的,一看李林和刘真竟然冲进了树林,立即暴跳如雷,大骂着,但是也不敢随意进去,胡人对这个林子可是有些忌讳的,特别是跟汉人大叫道,汉人可是靠着在林子里布下了陷阱搞了胡人多少次的。
 
    “呜……”刘真忽然出声,李林赶紧用手捂住了刘真的嘴,好不容易多了起来,你怎么还出声呢?再一看,刘真用那种杀死人的目光死死的瞪着李林,李林疑惑的看着刘真,随后……随后李林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好似是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还下意识的捏了捏,下一刻,李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自己动作,正好是压在了刘真的身上,而一只手捂在刘真的嘴上,另一只手就是探了过去…………
 
    刘真那架势好似下一刻就要举起手里的钢刀,李林赶紧松开手,摆出抱歉的眼神,双手合十的晃了晃,委屈的眼神好似占便宜的不是他似的,而这个时候,马蹄声已经停了下来,剩下的那几个骑兵赶到了。
 
    “蠢货!你看什么呢!”那头头上来就是大骂,胡人小兵很是委屈一指林子道:“大哥,他们跑进去了!”
 
    “看什么看,进去!追!”头头还是大骂着说道。
 
    “哦!”小兵一点头,现在自己人多,还怕啥,七八个人直接就冲了进去。
 
    李林和刘真赶紧压低了身子,就连呼吸都下意识的缓慢了起来,只看胡人一点一点的走了进来。
 
    “嘶…………”清晨的树林,空气是多么的新鲜,伴随着鸟语花香,那胡人的头头狠狠的嗅了一下,看着那表情就好似在吸食大麻一样。
 
    而就在下一刻,头头舒服闭上的眼睛缓缓的张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一笑,指着李林这边的方向,笑道:“呵呵!在这边!”
 
    “哼!还是老大的鼻子灵啊!”一旁的士兵立即一剂马屁送上,道:“嘿!大哥,他们一定是藏起来了!嘿嘿,可惜啊,他们碰上了老大你啊!”
 
    “妈的!这老大是狗鼻子吗!”李林心中大骂了起来,而刘真也是满眼的疑惑,随即想到了什么,一低头看到了李林身上还有几处没有完全好的伤口,上面还缠着绷带。
 
    “药味!”二人同时猛然抬头,惊恐的眼神对视到了一起,心中齐齐的说了一句。
 
    这样的树林之中,气味是何其的清新,胡人一直在野外生存,对着样的野外树林有什么样的气味当然是熟悉的不得了,质押式那些特别训练了一下的胡人,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就算是不认识路也是不会迷路的,因为他们有着一个比猎狗还要灵敏的嗅觉,这倒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现在李林身上的草药味道,在这样的林子之中,简直就是明灯一般,难怪那胡人的头头狠狠的嗅了一下就立即分辨出来李林藏身的位置。
 
    “娘的!”李林心中大骂着,而那几个胡人已经狞笑着缓缓的过来了,刘真看着那几个胡人的表情,狠狠一咬牙,就要窜起来从出去。
 
    “等等!”李林轻声呼了一声,刘真立即停下了自己的准备动作,疑惑的回头看了看李林。
 
    “你看那边!”李林指向了一个方向,满脸的欣喜,就好像是看到了就行一般。
 
    “嗯?”刘真疑惑的回过头去……“噗!”一声脆响,回头张望的刘真感觉脑后一疼,随即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李林赶紧接住刘真的身子,仔细的看了看,还测了测鼻息,心说“应该没事吧,总看电视上这么干,自己还真是第一次!”想着,还很后怕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石头,刚才将刘真砸晕的罪魁祸首正是这块石头,可不是我啊…………
 
    而听到已经缓缓接近的脚步声,李林赶紧将刘真放下,拿起了刘真身边的钢刀,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刘真,李林咂咂嘴,嘀咕一声道:“咱们还不算两清,下辈子,老子肯定还你的救命之恩!”随即就想冲出去,但是临行前,还觉得少了点啥,一看刘真,李林低下头,“啧!”在刘真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脸上还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嘀咕一声道:“真甜!”
 
    下一刻,李林一下子就从树丛中窜了出去,还顺便提到了一大片的干枯的树枝,正好盖在了刘真的身上。
 
    “好家伙!”李林大喊一声,手中的石块一下子就费了出去。
 
    “啪!”
 
    “啊!”
 
    石块正好打在了还在邪笑的头头的脑袋上,胡人可是没有头盔的,石块正中目标,胡人的头头脑袋上立即开了一个大口子,献血流了下来。
 
    看到自己大哥脑袋被开了,手下的小弟哪里还能看得过去,惊叫一声,道:“大哥!”
 
    “奶奶的!给我抓住他!”头头怒吼一声指向了李林,几个小弟当然是立即飞奔了过来,活捉李林…………
 
 第四十四章 活捉李林
 
    “娘的!”李林嚎叫一声,也是为了引起胡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跳开,将所有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还等个屁,撒丫子就跑,七八个骑兵,你在精锐的步兵没有个十个八个的根本想都不要想,这就是骑兵的巨大优势,更何况还是胡人的骑兵,胡人马背上长大,几乎个个都是人马合一的境界,自己要不是弄了双马镫和马蹄铁,让骑兵在马上的稳定性大大增加的话,汉人的骑兵,除非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兵,其余的绝对不是胡人的对手。
 
    但是现在,李林感受到了身后骑兵的铁蹄声音的追来,虽然是林子之中,有树木的阻隔,但是李林两条还没有痊愈的病腿怎么可能跑得过战马的四条腿?李林咬着牙,心里叫苦“尼玛,逞英雄的事情真是不好干啊!”
 
    以不规则的路线李林拼尽全身力气向前跑去,但是这毕竟只是树林,片刻之后,李林跑到了树林的尽头,“靠!”李林怒吼一声,到了平地上,那自己跟一个剥光了衣服的小姑娘有什么区别!
 
    而后面的胡人眼看跟自己只有几个马身的距离,最前面的人已经举起了书中的胡刀,李林飞一般的大跳一下,心里默念道:“只有拼一下了!”因为李林刚才就看到了,林在外面,也就在自己村子的林一侧,竟然是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不知道,李林什么时候喜欢投河了,但是这个河流毕竟不是黄河,肯定要比投黄河安全一点,李林也没有地方跑了,在平地上肯定是死球的,说话见就飞奔到了河边。
 
    “他要躲到河里,快!射死他!”忽然有个胡人,眼看着就要追上来,看到了李林的动作赶紧喊道,胡人生活的地方哪有什么大江大河啊,河流也是不多,所以胡人很少有习得水性的是,所以当然不能让敌人下水,自己不会水,可怎么抓……
 
    “不比了!”忽然一声爆喝香气。
 
    “大海啊!我来了!”李林悲叹了一声,到了河边的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起跳之事,这才刚刚从河里被刘真当大鱼用渔网捞上来不久,这尼玛又要再来一回。
 
    “砰!”
 
    “靠!”
 
    结果,胡人没有给李林这个机会,李林只感觉和后脑剧痛,随即天旋地转,这个感觉……怎么这么熟悉,不错,正是跟刚才自己给刘真来的那么一下差不多,但是要重上不少。
 
    “噗!”已经昏迷的李林一脑袋在了下去,上半身扎到了河里,下半身还在岸上。
 
 
版权所有:无极娱乐,无极娱乐平台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